北京时间:      关键字:   频 道:
从工业化、城镇化、信息化发力 促进农业现代化加速发展等7篇文章
日期:2017-03-28 17:56 发布单位:农业部

  1.从工业化、城镇化、信息化发力促进农业现代化加速发展

  2.改革户籍与土地制度推进以人为本的城镇化

  3.深化土地制度改革加快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

  4.重视新型城镇化中的新元素

  5.从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手做好征地改革

  6.真正的美丽乡村能吸引城市人到农村工作

  7.开展“新村运动”推进韩国农业现代化

从工业化、城镇化、信息化发力 促进农业现代化加速发展

  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同步发展的本质是“四化”互动,工业化创造供给,城镇化创造需求,工业化、城镇化带动和装备农业现代化,农业现代化为工业化、城镇化提供支撑和保障,而信息化是引领,为其他“三化”注入活力。四者互为条件、相辅相成,统一于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过程中。

  目前我国“四化同步”进程中,城镇化滞后于工业化,农业现代化滞后于城镇化与工业化,农业是最大的短板。做好“四化同步”大文章,应该近一步加大工业化、城镇化、信息化对农业现代化的带动力度,坚持工业反哺农业,城市支持农村,促进信息化与农业现代化的深入融合,推动各类先进生产要素进入农业,促进农业现代化加速发展。

  一、发挥工业化对农业现代化的支持作用,落实以工促农

  我国农业为工业化的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工农协调发展需要近一步加大工业化对农业现代化的支持,通过发挥资金、产业、规模等效益推动资源配置向农业倾斜。

  (一)发挥资金回流效应,夯实农业现代化基础。资金是“以工促农”的关键,应该进一步加大公共财政的支农力度,优化财政支农的结构与方式,提高支农资金的使用效率。同时积极引导社会资本参与农村建设,进一步创新农村金融服务体系,扩大资金回流农业的途径,夯实农业现代化发展的基础。

  (二)发挥产业集群效应,加速农村剩余劳动力转移。加速农村人口向城镇转移,是提高土地生产率、走向农业现代化的重要环节。应该进一步协调工业化与城镇化发展,促进工业企业向城镇集中,优化产业空间布局,提升城镇对农村剩余劳动力的吸纳能力,加速农村剩余劳动力向城镇转移。

  (三)发挥规模化经营效应,助力农业机械化和技术进步。最大限度发挥以工促农的功效,需克服农业经营规模小、分散程度高、经营方式落后和农民组织化程度低等弊端。应该加速推动农村土地流转和适度集中农地规模,以提升农业对工业化成果的利用,加快农业机械化和技术进步的步伐。

  二、发挥城镇化对农业现代化的带动作用,完善以城带乡

  城镇化与农业现代化相辅相成,是解决三农问题的重要途径之一。更好发挥城镇化对农业现代化的带动作用,需要走“以人为核心”的新型城镇化道路,破除城乡二元结构,形成城乡一体化的发展格局。

  (一)健全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体制机制。新形势下推进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需要双管齐下,标本兼治。一方面,要认真落实不同规模城镇的差别化落户政策,特别是对大城市来说,尽快放开户口限制,逐步实现城乡户籍制度并轨;另一方面,加快居住证制度全覆盖,将暂未落户、持有居住证的人口全部纳入基本公共服务保障范围,使持证人最终能够享受与城镇居民同等的基本公共服务。

  (二)统筹推进新型城镇化和新农村建设。一是促进城乡公共资源均衡配置。将农村基础设施建设纳入城乡发展总体规划,促进城市基础设施向农村延伸。通过发挥政府再分配职能,加大农村投入倾斜力度,保障财政新增经费及固定资产投资增量主要用于农村,实现城乡资源共享。二是统筹治理城市病农村病由于城乡人口迁移不协调引起了“膨胀”的“城市病”和“衰落”的“农村病”,应该适应城乡人口变化新趋势,促进大城市的功能疏散,大力发展特色小镇,强化村庄综合治理。三是维护好进城农民工在农村的原有权益。首先,通过市场化改革,建立和完善进程落户农民工对土地承包权、宅基地使用权、集体收益分配权依法自愿有偿退出的长效机制,促进“人土分离”;其次,深化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近一步完善农村产权交易市场,使农民拥有的承包地、宅基地、住房等资源能够转变为资产,进而转变为资本。

  三、深化信息化与农业现代化的融合,激发互联网+”新动能

  深化信息技术与整个农业产业链的融合,利用互联网对农业资源进行整合,是新世纪农业发展的趋势,也是推进农业现代化的有效途径。

  (一)加快农村地区信息化基础设施建设。完善的农村互联网配套基础设施是信息化农业发展的前提,应将农村信息化配套设施纳入新农村建设整体规划中统筹考虑,加大农村信息化基础设施建设力度,为农业信息化的推进打好基础。

  (二)建立完善的农业信息服务体系。现代化农业的快速发展,必须加快农业信息服务体系建设,构建适合我国国情的,政府部门、社会组织、私营机构分工协调的,针对性强、运转高效、服务周到的社会化信息服务体系。

  (三)重视先进新兴信息技术的推广应用。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移动互联网等前沿信息技术在农业领域的早期应用中存在成本高、风险大、普及难等问题,应充分发挥政府主导作用,同时注意调动农场、企业参与试点试验,形成政府主导、多方协作、共同推进的先进技术试点试验推广新机制。

  (四)加强农业信息技术知识的培训与普及。信息化时代的农业需要掌握高科技的农民,进一步完善新型职业农民教育培训体系,把信息化能力培训纳入其中,提高农民对信息化的适应和接纳能力,由传统农民转变为职业农民,为农业信息化发展奠定坚实基础。

改革户籍与土地制度推进以人为本的城镇化

  在中国城镇化的发展过程中,北大光华管理学院前任院长蔡洪滨认为以户籍制度为核心的二元体制、过于僵化的城乡行政区划体制等,人为抑制了城镇化进程,必须大力推进“以人为本”的城镇化进程。

  首先,改革户籍与土地制度。户籍制度改革的主要方向是让目前已经身处城里两亿农民工及未来还将陆续进城的农民,与城市居民一样享受平等的工作机会和均等化的基本公共服务;而土地制度改革是要实现土地增值的合理分配,处理好人地矛盾、农村和城市的矛盾。

  其次,构建新型城镇化的产业支撑,不断挖掘新的产业机会,进一步提升城市分工水平和经济集聚能力,尤其要提高服务业比重,从而提高人的收入水平。

  再次,尽快在全国范围内实现基础教育的均等化,落实流动人口子女的平等上学与高考权利;做好保障房建设,让居者有其屋,同时通过空气治理、节能减排、低碳绿色发展等,让蓝天白云常驻城市。

  最后,在新型城镇化的发展模式上,应从政府主导的城镇化逐步过渡为市场主导、政府引导的城镇化。

深化土地制度改革加快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

  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全国人大农业与农村委员会委员张晓山认为,农业供给侧改革应该重视农村土地制度的深化改革,加速土地承包经营权的流转,在这个过程中应该关注两个问题。

  一是坚持落实农村土地确权。农村土地确权的本质是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及其成员资格的界定,有助于明晰产权、赋予农民更多财产权利,是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开展适度规模经营的基础和前提,也是土地纠纷仲裁的依据,应该克服各方面的困难,坚持落实。

  二是慎重将工商资本直接引入农业。中国人多地少的国情和农业生产的特性决定了工商资本进入农业大规模流转土地、直接开展超大规模经营不应该成为农地经营权流转模式的主流。在工商资本进入农业的过程中,要注意抑制其负面影响,规范经营者的行为,保护其合法权益,防止可能出现的非农化、非粮化倾向。这个过程中要充分尊重农民意愿,维护农民权益,把选择权交给农民。

重视新型城镇化中的新元素

  新型城镇化建设过程中,特色小镇建设成为探索科学推动小城镇发展的方法之一。中国农业科学院农业经济与发展研究所现代农业研究室副研究员杨敬华认为在特色小镇的发展过程中应该坚持“人的城镇化”,而培育职业农民则是这一过程中不可或缺的一环。

  一方面,保障进城农民的就业。特色小镇一定要发挥市场无形之手的力量,将特色产业与就业保障相结合,为进城农民提供就业机会,使进城农民工真正融入城镇生活。

  另一方面,培育新型职业农业。中国外出打工农民的后代普遍存在不愿种地的现象,当老一代农民故去,谁来种地?《“十三五”全国新型职业农民培育发展规划》提出2020年前全国新型职业农民总量达到2000万人的目标,届时新型职业农民将成为现代农业的主导力量。借鉴一些发达国家及中国台湾等地区多层次持续培育机制的经验,建议各地充分发挥高校、职院、各级电大的系统培育功能,举办职业农民培训班、提高班、学历教育班。对确有培养潜力和前途的人才,还可借鉴MBA、高级总裁班等“精品班”培育模式,培养一批高层次杰出职业农民。

从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手做好征地改革

  全国政协常委、中农办原主任陈锡文在清华大学中国农村研究院“农村土地制度改革”学术讲座上,从三个方面对现阶段中国土地改革谈了思考和认识。

  一是土地不能被看做是单纯的生产要素,用好土地的关键不在于自由流动,而在于规划。有必要对其流动与用途进行规划和管控,这是如何利用好土地的关键。

  二是目前进行中的“三块地”(即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宅基地改革、征地改革)试点,征地制度改革难度较大、进展缓慢,需要从其另一面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手,通过后者的改革反推前者。目前集体土地入市之后被严令禁止参与房地产开发,地价差异很大。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核心是考验规划能力,做到对不同所有性质的土地用同一个规划来调控,其次就是要研究出合理的、都能接受的土地增值收益分配机制。

  三是工业用地制度亟待改变。据住建部数据,目前中国城市、县城、建制镇三级城镇构架总建成面积为11.12万平方公里,按照城镇常住人口数量7.7亿计算,中国城镇常住人口人均占用了145.5平方米,高于纽约、巴黎、法兰克福等国外城市人均70-80平方米的标准,属严重超标。这些问题主要出在工业用地,目前中国城市中的工业用地比重太高,基本都在25%、甚至30%以上,远高于发达国家城市建设中工业用地8%的占比标准。同时,工业用地使用权期限长,目前中国的工业用地使用权期限最高为50年;且出让价格极低,地方政府为了招商引资,提出低地价、甚至零地价、倒贴出让土地,导致工业用地浪费严重,既伤害农民,又伤害市民。

真正的美丽乡村能吸引城市人到农村工作

  日前,全国人大代表、全国人大农业与农村委员会委员、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张晓山表示,未来建设美丽乡村,需要城乡资源双向流动。

  目前,全国有58万个行政村、300多万个自然村,有一部分必然要消亡,这是不可避免的。随着城市化发展,很多人往中心村、小城镇集中是不可避免的。但未来农村发展不是单向的,不是农村所有东西都往城里走,而是大开大合,城乡互动,城乡资源双向流动。城市的资源、资本、人才可以来到农村,但关键要有制度保障,明确权利、责任和义务,把成员资格和产权紧密结合起来。

  真正的美丽乡村,本身是能够繁荣昌盛的,有绿水青山;能吸引城市人到农村从事朝阳产业;农业本身有一定的市场竞争力,是绿色的、有机的、环保的;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的农业,再加上一二三产融合,农业的多功能性、农耕文明的好处都能充分体现。在这个重构过程中,要尊重农民的意愿,一定要保护乡村原来的文化传承和传统的农耕文明精华。

开展新村运动推进韩国农业现代化

  为解决工业化过程中出现的农业发展落后、城乡收入差距不断拉大的问题,韩国朴正熙政府于20世纪70年代发起了整合农村发展的“新村运动”。这一运动以政府支援、农民自主和项目开发为基础,及时扭转了韩国城乡差距,迅速改变了农村贫穷落后的局面,促进了农业发展的现代化。

  “新村运动”历时十年,分为四个阶段加以推进,第一阶段注重基础设施建设、第二阶段注重农民增收、第三阶段注重农村组织培育、第四阶段注重国民教育与伦理道德建设。运动内容涉及广泛,既包括农民自身生活条件的改善,也包括对农业生产的扶持。

  为了“新村运动”的顺利推进,韩国采取了积极稳妥的保障措施,其中包括:一是选举新村领导人这一职务规定必须由一男一女担任,专门负责与新村运动有关的工作,独立于原有的村级领导。二是促进农村现代化过程中的部门合作。发挥政府作用,积极协调相关部门提供方便,配合新村运动的展开。三是为农民实施医疗基础保障。以乡镇为单位建立农村诊所,为农民提供基本的医疗服务;特困农民的医疗服务费用由政府承担。四是提高村民生活伦理精神。帮助村民树立建设美好家园、摆脱贫困的信心,激发村民的自立精神。五是重视对新村领导人的培训。选拔优秀的农民集中培训,学习新村运动的精神实质、管理及相关生产技能。六是通过双层价格体制推进农业生产发采取财政补贴政策减轻农民的部分负担,提升农民收入水平。

  (新华社瞭望智库供稿)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版权所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业部
信息维护:农业部发展计划司
技术支持:农业部信息中心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农展南里11号
邮编:100125
京ICP备05039419号